天問小窩

關於部落格
  • 588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傷寒論類方

 <篇名>傷寒論類方
書名:傷寒論類方
作者:徐靈胎 
朝代:清 
年份:西元1759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湯(一)
屬性:甘草、大棗補脾精以滋肝血;芍藥清營中之熱;桂枝達營氣之鬱也。
桂枝(三兩,去皮) 芍藥(三兩) 甘草(二兩,炙) 生薑(三兩) 大棗(十二枚,擘)
上五味, 咀,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渣。適寒溫,服一升。服已,須臾, 熱稀粥一升
餘,以助藥力。桂枝本不能
發汗,故須助以熱粥。《內經》雲“谷入於胃,以傳於肺”。肺至皮毛,汗所從出,
粥充胃氣以達於肺也。觀此可知傷寒不禁食矣。溫覆,令一時許,遍身 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
不除此解肌之法也。若如水流漓,則動營氣,衛邪仍在。若一服汗出病瘥,停後服,不必
盡劑。若不汗,更服,根據前法。又不汗,後服小促其間,半日許令三服盡。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時
觀之。服一劑盡,病證猶在者,更作服。若汗不出,乃服至二、三劑。桂枝湯全料,謂之一劑;三分之一,
謂之一服;古一兩,今二錢零,則一劑之藥,除薑棗,僅一兩六錢零,一服不過五錢零矣。治傷寒大症,分
兩不過如此。一服即汗,不再服;無汗,服至二、三劑,總以中病為主。後世見服藥得效者,反令多服,無效
者,即疑藥誤,又複易方,無往不誤矣!禁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及臭惡等物。
太陽中風,陽浮而陰弱。風在外,故陽脈浮;衛氣有邪,則不能護營,故陰脈弱。陽浮者,熱自發。風
為陽邪,故發熱,桂枝之辛以散之。陰弱者,汗自出。芍藥之酸以收之,甘草之甘以緩之。嗇嗇惡寒,淅淅
惡風。惡風未有不惡寒者,但惡寒甚輕,非若中寒及陰經之甚也。
翕翕發熱,其熱亦不如陽明之甚。鼻鳴幹嘔者,鼻鳴似屬陽明;幹嘔似屬少陽,蓋三陽相近,故略有
兼病,但不甚耳。桂枝湯主之。
太陽病,頭痛發熱,汗出惡風者,桂枝湯主之。此桂枝湯總症。
以營性發揚,衛性斂閉。風傷衛氣,泄其皮毛,故汗出也。
太陽病,下之後,其氣上沖者,可與桂枝湯方,用前法。誤治。若不上沖者,不可與之。此誤下之症。
誤下而仍上沖,則邪氣猶在陽分,故仍用桂枝發表,若不上沖,則其邪已下陷,變病不一,當隨宜施治。論
中誤治諸法,詳觀自明。
太陽病,初服桂枝湯,反煩不解者,先刺風池、風府,卻與桂枝湯則愈。此非誤治,因風邪凝結於太陽
之要路,則藥力不能流通,故刺以解其結。蓋邪風太甚,不僅在衛,而在經。刺之以泄經氣。風府一穴,
在項上入髮際一寸,大筋內,宛宛中,督脈陽維之會,刺入四分,留三呼。風池二穴,在顳 後,髮際陷
者中,穴在耳後,按之引於耳中,足少陽陽維之會,針入三分,留三呼。
太陽病,外證未解,脈浮弱者,當以汗解,宜桂枝湯。病雖過期,脈症屬太陽,仍不離桂枝法。
太陽病,外證未解者,不可下也。此禁下總訣。下之為逆,欲解外者,宜服桂枝湯言雖有當下之症,
而外症未除,亦不可下,仍宜解外,而後下也。
太陽病,先發汗不解,而複下之,脈浮者不愈,浮為在外,而反下之,故令不愈。今脈浮,故知在外,
當須解外則愈,宜桂枝湯。脈浮而下,此為誤下,下後仍浮,則邪不因誤下而陷入,仍在太陽。不得因已
汗下,而不復用桂枝也。
病常自汗出者,此為榮氣和,榮氣和者,外不諧,以衛氣不共榮氣和諧故爾。榮氣和者,言榮氣不
病,非調和之和,故又申言之,以營行脈中,衛行脈外,復發其汗,營衛和則愈。宜桂枝湯。自汗與發汗
迥別。自汗乃營衛相離,發汗使營衛相合。自汗傷正,發汗驅邪。復發者,因其自汗而更發之,則榮衛和而
自汗反止矣。
病患髒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而不愈者,此衛氣不和也,先其時未熱之時發汗則愈。宜桂枝湯主
之。無他病,太陽諸症不必備,而惟發熱自汗,故亦用桂枝湯。
傷寒不大便,六七日,宜下之候。頭痛有熱者,未可與承氣湯。太陽症仍在,不得以日久不便而下也。
按“未可”二字,從《金匱》增入,《傷寒論》失此二字。其小便清者,知不在裡,仍在表也,便赤為裡
有熱。當須發汗,若頭痛者,必衄。汗出而頭痛未解,則蘊熱在經而血動矣。宜桂枝湯。
傷寒發汗已解,半日許複煩,脈浮數者,可更發汗。發汗未透,故煩。乃服藥不及之故。宜桂枝湯。
傷寒醫下之,續得下利清穀不止,裡症。身疼痛者,表症。急當救裡。此誤下之症,邪在外而引之
入陰,故便清谷,陽氣下脫可危,雖表症未除,而救裡為急。
《傷寒論·不可下編》雲誤下寒多者,便清穀,熱多者。便膿血。後身疼痛,清便自調者,急當救表。
清穀已止,疼痛未除,仍從表治,蓋凡病皆當先表後裡,惟下利清穀,則以扶陽為急,而表症為緩也。表裡分
治而序不亂,後人欲以一方治數症,必至兩誤。救裡宜四逆湯,救表宜桂枝湯。
太陽病,發熱汗出者,此為榮弱衛強,故使汗出,欲救邪風者,宜桂枝湯。提出邪風二字,見桂枝為驅
風聖藥。
陽明病,脈遲汗出多,微惡寒者,表未解也,可發汗,宜桂枝湯。陽明本自多汗,但不惡寒而惡熱。
今多汗而猶惡寒,則仍在太陽矣,雖陽明病,而治從太陽。
太陰病,脈浮者,可發汗。宜桂枝湯。太陰本無汗法,因其脈獨浮,則邪仍在表,故亦用桂枝,從脈
不從症也。
病患煩熱,汗出則解,又如瘧狀。有時複熱。日晡所發熱者,屬陽明也。日晡發熱,則為陽明之潮熱
而非瘧矣。脈實者,宜下之。脈虛浮者,宜發汗。一症而治法迥別,全以脈為憑。此亦從脈而不從症之法。
下之與大承氣湯,發汗宜桂枝湯。
下利腹脹滿,裡症。身疼痛者,表症。先溫其裡,乃攻其表,溫裡宜四逆湯,攻表宜桂枝湯。此節屬厥
陰症,未必由誤治而得,然既見表症,亦宜兼治。
吐利止而身痛不休者,當消息和解其外,宜桂枝湯小和之。裡症除而表症猶在,仍宜用桂枝法,輕其劑
而加減之可也。
傷寒大下後,複發汗,再誤。心下痞,邪入中焦。
惡寒者,表未解也,不可攻痞,當先解表,表解乃可攻痞。解表宜桂枝湯,攻痞宜大黃黃連瀉心湯。苦寒開
降之法,詳見後。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加附子湯(二)
屬性:桂枝湯原方加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渣,溫服一升。
太陽病,發汗,遂漏不止。此發汗太過,如水流漓,或藥不對症之故,其人惡風,中風本惡風,汗後
當愈。今仍惡風,則表邪未盡也。小便難,津液少。四肢微急,難以屈伸者。四肢為諸陽之本,急難屈伸
乃津脫陽虛之象,但不至亡陽耳。若更甚而厥冷惡寒,則有陽脫之慮,當用四逆湯矣。桂枝加附子湯主之。桂
枝同附子服,則能止汗回陽。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加桂湯(三)
屬性:桂枝原方加桂二兩,即另立湯名,治症迥別,古聖立方之嚴如此。
桂枝湯原方加桂二兩。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渣,溫服一升。
燒針令其汗,針處被寒,複感新寒。核起而赤者,
必發奔豚。氣從少腹上沖心者,灸其核上各一壯,不止一針,故雲各一壯。與桂枝加桂湯。重加桂枝,不
特禦寒,且制腎氣。又藥味重,則能達下。凡奔豚症,此方可增減用之。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去芍藥湯(四)
屬性:桂枝湯原方去芍藥。上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五)
屬性:即前方加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餘根據前法。
太陽病,下之後,脈促胸滿者,中虛而表邪仍在。桂枝去芍藥湯主之。太陽之邪未盡,故用桂枝,下後
傷陰,不宜更用涼藥,若微惡寒者,去芍藥,方中加附子湯主之。微惡寒,則陽亦虛矣,故加附子。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加濃朴杏仁湯(六)
屬性:桂枝湯原方加濃樸二兩(炙去皮),杏仁五十枚(去皮尖)。上七味,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溫服一
升,覆取微似汗。
喘家作桂枝湯,加濃樸杏仁佳。《別錄》濃樸主消痰下氣。《本經》杏仁主咳逆上氣。
太陽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濃朴杏仁湯主之。前條乃本然之喘,此乃誤下之喘,因
殊而法一。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小建中湯(七)
屬性:桂枝湯原方加膠飴一升。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渣,納飴,更上微火消解,溫服一升,日
三服。嘔家不可用建中湯,以甜故也。
傷寒陽脈澀,陰脈弦,中宮之陽氣虛,則木來乘土,故陽澀而陰弦也,法當腹中急痛,先與小建中湯。
膠飴大甘,以助中宮。不瘥者,與小柴胡湯主之。治太陰不愈,變而治少陽,所以疏土中之木也,以脈弦
故用此法。
傷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煩者,小建中湯主之。悸而煩,其為虛煩可知,故用建中湯,以補心脾之氣,蓋
梔子湯治有熱之虛煩,此治無熱之虛煩也。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加芍藥生薑人參新加湯(八)
屬性:桂枝湯原方芍藥、生薑各增一兩,加人參三兩。
上六味,以水一鬥二升,煮取三升,去渣,溫服一升。此以多煎為妙,取其味濃入陰也。
發汗後,身疼痛,表未盡。脈沉遲,氣虛已甚。桂枝加芍藥生薑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主之。邪未
盡,宜表,而氣虛不能勝散藥,故用人參。凡素體虛而過汗者,方可用。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甘草湯(九)
屬性:桂枝(四兩,去皮) 甘草(二兩,炙)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渣,頓服。此以一劑為一服者。
發汗過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湯主之。發汗不誤,誤在過多。汗為心之
液,多則心氣虛。二味扶陽補中,此乃陽虛之輕者,甚而振振欲擗地,則用真武湯矣。一症而輕重不同,用
方迥異,其義精矣。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十)
屬性:茯苓(半斤) 桂枝(四兩,去皮) 甘草(二兩,炙) 大棗(十五枚,擘) 上四味,以甘瀾水一鬥,以水二
鬥,揚之萬遍取用。按甘瀾水,大約取其動極思靜之意。先煮茯苓 凡方中專重之藥,法必先煮。減二升,納諸
藥,煮取三升,去渣,溫服一升,日三服。
發汗後,其人臍下悸者,欲作奔豚,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主之。心下悸,是擾胸中之陽,臍下悸,則
因發汗太過,上焦乾涸。腎水上救,故重用茯苓以制腎水;桂枝以治奔豚。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麻黃各半湯(十一)
屬性:桂枝(一兩十六銖,去皮) 芍藥 生薑(切) 甘草(炙) 麻黃(去節,各一兩) 大棗(四枚,擘)
杏仁(二十四枚,去皮及雙仁者) 上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黃一、二沸,去上沫。(欲去沫,故先煮。)納諸藥,
煮取一升八合,減去三分之一。去渣,溫服六合。一雲桂枝湯三合,麻黃湯三合,並為六合。頓服將息如上法。
太陽病,得之八九日,過經。如瘧狀,發熱惡寒,熱多寒少,邪已漸輕。其人不嘔,非少陽。清便欲自
可,無裡熱。一日二、三度發,非瘧象。脈微緩者,不浮不弦不大。為欲愈也。餘邪欲退之象。脈微而惡寒
者,此陰陽俱虛,不可更發汗、更下、更吐也。此三句,申明上文欲愈之故。蓋由病氣雖除,而正氣亦衰,
當靜以養之,使胃氣漸充,則榮衛自和,若更用汗、吐、下之法,益虛其氣,則病從藥增,醫者不審,誤
人多矣。
面色反有熱色者,未欲解也。面有熱色,則余邪尚鬱。以其不能得小汗出,身必癢,宜桂枝麻黃各
半湯。微邪已在皮膚中,欲自出不得,故身癢,以此湯取其小汗足矣。陽明篇雲身癢如蟲行皮中狀
者,此以久虛故也。
按此方分兩甚輕,計共約六兩,合今之秤,僅一兩三四錢,分三服,只服四錢零,乃治邪退後至輕之
劑,猶勿藥也。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二麻黃一湯(十二)
屬性:桂枝(一兩十七銖,去皮) 芍藥(一兩六銖) 甘草(一兩二銖,炙) 杏仁(十六枚,去皮尖) 麻黃(十六
銖,去節) 生薑(一兩六銖) 大棗(五枚,擘) 上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黃一、二沸,去上沫,納諸藥,煮取
二升,去渣,溫服一升,日再服。一本雲桂枝湯二升,麻黃湯一升,合為三升,分再服,今合為一方,將息
如前法。
服桂枝湯,大汗出,脈洪大者,汗雖出而邪未盡。與桂枝湯,如前法。此所謂邪不盡,行複如法者也。
若形如瘧,日再發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黃一湯主之。此與桂枝麻黃各半湯,意略同,但此
因大汗出之後,故桂枝略重,而麻黃略輕。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二越婢一湯(十三)
屬性:桂枝東加麻黃、石膏二味。
桂枝(去皮) 芍藥 甘草(炙) 麻黃(去節,各十八銖) 大棗(四枚,擘) 生薑(一兩二銖,切)
石膏(二十四銖,碎綿裹) 上七味,以水五升,煮麻黃一、二沸,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二升,去渣,溫服一
升。
越婢方(麻黃六兩,甘草二兩,石膏半斤,生薑三兩,大棗十五枚。)
太陽病,發熱惡寒,熱多寒少,脈微弱者,此無陽也,不可更汗。此無陽與亡陽不同,並與他處之陽
虛亦別,蓋其人本非壯盛,而邪氣亦輕,故身有寒熱
而脈微弱。若發其汗。必至有叉手冒心,臍下悸等症,故以此湯清疏營衛,令得似汗而解。況熱多寒少,熱在
氣分,尤與石膏為宜。古聖用藥之審如此。
按以上三方,所謂一、二,各半之說,照方計算,並不對準,未知何說?或雲將本方各煎,或一分,或
二分,相和服,此亦一法。但方中又各藥注明分兩,則何也?存考。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去桂加茯苓白術湯(十四)
屬性:芍藥(三兩) 甘草(二兩,炙) 生薑(切) 茯苓 白術(各三兩) 大棗(十二枚,擘) 上六味,以水八
升,煮取三升,去渣。溫服一升,小便利則愈。此方專於利小便也。
服桂枝湯,或下之,仍頭項強痛,翕翕發熱,無汗,心下滿微痛,小便不利者,桂枝去桂加茯苓白術
湯主之。頭痛發熱,桂枝症仍在也,以其無汗,則不宜更用桂枝。心下滿,則用白術,小便不利,則用
茯苓,此症乃亡津液而有停飲者也。
凡方中有加減法,皆佐使之藥,若去其君藥,則另立方名,今去桂枝,而仍以桂枝為名,所不可解!殆
以此方雖去桂枝而意仍不離乎桂枝也。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去芍藥加蜀漆龍骨牡蠣救逆湯(十五)
屬性:桂枝湯原方去芍藥,加蜀漆三兩(洗去腥),牡蠣五兩(熬),龍骨四兩。上七味,以水一鬥二升,先煮
蜀漆,減二升,納諸藥,煮取三升,去渣,溫服一升。
傷寒脈浮,醫以火迫劫之,亡陽必驚狂,以火劫其胸中之陽。起臥不安者,桂枝去芍藥加蜀漆龍骨
牡蠣救逆湯主之。此與少陰汗出之亡陽迥別。蓋少陰之亡陽,乃亡陰中之陽,故用四逆輩回其陽於腎中,
今乃以火遍汗,亡其陽中之陽,故用安神之品,鎮其陽於心中。各有至理,不可易也。
去芍藥,因陽虛不復助陰也;蜀漆去心腹邪積;龍骨、牡蠣治驚癇熱氣。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十六)
屬性:桂枝(一兩,去皮) 甘草(二兩,炙) 牡蠣(二兩,熬) 龍骨(二兩) 上四味,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半,
去渣,溫服八合,日三服。
脈浮宜以汗解,此治脈浮之總訣。用火灸之,誤治。邪無從出,因火而盛,火反入內。病從腰以下必
重而痹,名火逆也。火氣在上,則陰氣獨治於下,故重而痹。火逆下之,又誤治。因燒針煩躁者,更誤治,
下之虛其陰,燒針又益其陽,則胸中益煩躁不寧矣。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主之。鉦其陰氣,散其火邪,上
下同治,前方驚狂,治重在心,故用蜀漆。此無驚狂象,故蜀漆不用。其症藥大段相同。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加葛根湯(十七)
屬性:此湯成無己本有麻黃。非!有麻黃則為葛根湯矣。
桂枝湯原方,加葛根四兩 桂枝芍藥各減一兩餘同。上六味,以水一鬥,先煮葛根,減二升,去
上沫,納諸藥,煮取三升,去渣,溫服一升,覆取微似汗,不須啜粥,余如桂枝法將息。
太陽病,項背強KT KT ,反汗出惡風者“KT KT ”,伸頸之象,邪氣漸深,故加葛根。桂枝加葛根湯主之。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加芍藥湯(十八)
屬性:桂枝湯原方芍藥加一倍。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目錄>卷一桂枝湯類·一
<篇名>桂枝加大黃湯(十九)
屬性:此二方俱治太陰症,而法不離乎桂枝。
桂枝湯原方,加大黃一兩、芍藥一倍,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渣,溫服一升,日三服。
本太陽病,醫反下之,誤治。因而腹滿時痛,屬太陰也。引邪入于太陰,故所現皆太陰之症。桂枝
加芍藥湯主之。雖見太陰症,而太陽之症尚未罷,故仍用桂枝湯,只加芍藥一倍,以斂太陰之症。
大實痛者,此句承上文腹滿時痛言,腹滿時痛,不過傷太陰之氣,大實痛,則邪氣結于太陰矣。桂枝加
大黃湯主之。此因誤下而見太陰之症。大實痛,則反成太陰之實邪,仍用大黃引之,即從太陰出,不因誤
下而禁下,見症施治,無不儘然。
按《活人書》雲桂枝湯,自西北人四時行之,無不應驗,江淮間惟冬及春可行之,春末及夏至以前,
桂枝症可加黃芩一分,謂之陽旦湯。夏至後可加知母半兩,石膏一兩或加升麻一分,若病患素虛寒者,不必加
減。
 
<目錄>卷一麻黃湯類·二
<篇名>麻黃湯(一)
屬性:麻黃(三兩,去節) 桂枝(二兩,去皮) 甘草(一兩,炙) 杏仁
(七十個,去皮尖) 上四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黃,減二升,此須多煮,取其力專,不僅為去上沫,止煮一、
二沸矣。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二升半,去渣,溫服八合,覆取微似汗,不須啜粥,以其易發汗也。余如桂枝
將息法。《活人書》雲夏至後用麻黃湯,量加知母、石膏、黃芩,蓋麻黃性熱,恐有發黃斑出之慮。
太陽病,頭痛發熱,身疼腰痛,骨節疼痛,此痛處,比桂枝症尤多而重,因榮衛俱傷故也。惡風無汗而喘
者,此二症乃肺氣不舒之故。麻黃治無汗;杏仁治喘;桂枝甘草,治太陽諸症,無一味不緊切,所以謂
之經方。麻黃湯主之。
太陽與陽明合病,陽明之病象甚多,如身熱不惡寒,口苦鼻幹之類,但見一、二症即是,不必全具也。
太陽病即上文所指者。喘而胸滿者,不可下,病俱在上焦。宜麻黃湯主之。喘而胸滿,此麻黃症之太陽
合陽明也。
太陽病,十日以去,過經。脈浮細,邪已退。而嗜臥者,正漸複。外已解也,設胸滿脅痛者,與小柴胡
湯;胸滿脅痛,病延日久,邪留少陽,故與此湯。脈但浮者,與麻黃湯。若果邪在少陽,脈必帶弦,今但浮,則
尚在太陽矣,故仍用麻黃湯,此亦從脈不從症之法。
太陽病,脈浮緊,無汗,發熱身疼痛,此乃太陽傷寒的症。經雲諸緊為寒。八、九日不解,表證仍
在,表證即上文數端。此當發其汗,宜麻黃湯。服藥已微除,其人發煩目瞑,陽鬱而不能外達。劇者必衄,
衄乃解。熱甚動血,血由肺之清道而出,與汗從皮毛而泄同,故熱邪亦解。俗語所雲“紅汗”也。經雲
明病口燥,但欲漱水不欲咽者,此必衄。所以然者,陽氣重故也。風鬱固為熱,寒鬱亦為熱。《內經》雲
病者,皆傷寒之類也。麻黃湯主之。此言未衄之前,可用麻黃。非衄後更用麻黃也。
脈浮者,病在表,可發汗,宜麻黃湯。此脈浮必帶緊。
脈浮而數者,可發汗,宜麻黃湯。數為陽氣欲出。
傷寒脈浮緊,不發汗,失治。因致衄者,麻黃湯主之。前段衄後而解,則不必複用麻黃,衄後尚未解,
則仍用此湯。
陽明病,脈浮無汗而喘者。陽明本脈大自汗,今乃脈浮無汗而喘,則為麻黃湯症矣。發汗則愈,宜麻黃湯。
 
<目錄>卷一麻黃湯類·二
<篇名>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二)
屬性:此即越婢東加杏仁也。
麻黃(四兩,去節) 杏仁(五十個,去皮尖) 甘草(二兩,炙) 石膏(半斤,碎綿裹) 上四味,以水七升,
先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二升,去渣,溫服一升。
發汗後,不可更行桂枝湯,既汗不可再汗,津液不得重傷。汗出而喘,尚有留邪在肺,故汗出而喘。
無大熱者,邪已輕也。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汗出故用石膏,喘故用麻杏。
發汗後,飲水多者,必喘,以水灌之亦喘。此二句明致喘之所由,蓋喘未必皆由於水,而飲水則無
有不喘者。戒之!
下後,不可更行桂枝湯,既下不可複汗,津液不得兩傷。若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仁甘草
石膏湯。
 
<目錄>卷一麻黃湯類·二
<篇名>大青龍湯(三)
屬性:此合麻黃、桂枝、越婢三方為一方而無芍藥。
麻黃(六兩,去節) 桂枝(二兩,去皮) 甘草(二兩,炙) 杏仁(四十枚,去皮尖) 生薑(三兩,切)
棗(十二枚,擘) 石膏(碎如雞子大一塊) 上七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三
升,去渣,溫服一升,取微似汗,
汗出多者,溫粉撲之。此外治之法,論中無溫粉方。《明理論》載白術, 本、川芎、白芷各等分,入米粉
和勻撲之。無 本亦得。後人用牡蠣,麻黃根、鉛粉、龍骨亦可。一服汗者,停後服,汗多亡陽,遂虛,惡
風煩躁,不得眠也。
太陽中風,脈浮緊,緊為陰脈,故汗不易出。發熱惡寒,非惡風。身疼痛,不汗出,而煩躁者,邪深熱
鬱。大青龍湯主之。若脈微弱,汗出惡風者,不可服,服之則厥逆,筋惕肉 ,此為逆也。惡風乃桂枝
症,誤服此則汗不止,而有亡陽之象矣。立此方即垂此戒,聖人之意深矣。按此方合麻桂而用石膏,何以發
汗,如是之烈?蓋麻黃湯,麻黃用二兩,而此用六兩;越婢湯石膏用半斤,而此用雞子大一塊。一劑之藥,除
大棗,約共十六兩,以今秤計之,亦重三兩有餘,則發汗之重劑矣!雖少加石膏,終不足以相制也。
少陰篇雲脈陰陽俱緊,反汗出者,亡陽也。
傷寒脈浮緩,身不疼,但重,乍有輕時,無少陰證者,大青龍湯主之。脈不沉緊,身有輕時,為無
少陰外症;不厥利吐逆,為無少陰裡症,此邪氣俱在外也,故以大青龍發其汗。
此條必有誤,脈浮緩,邪輕易散;身不疼,外邪已退;乍有輕時,病未入陰,又別無少陰等症,此
病之最輕者。何必投以青龍險峻之劑?此必另有主方,而誤以大青龍當之者也。
 
<目錄>卷一麻黃湯類·二
<篇名>小青龍湯(四)
屬性:痰喘證宜此,俟氣平就枕,然後以消痰潤肺養陰開胃之方以次調之。
麻黃(去節) 芍藥 細辛 乾薑 甘草(炙) 桂枝(去皮,各三兩) 五味子(半斤) 半夏(半斤,湯洗)
上八味,以水一鬥,先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三升,去渣,溫服一升。
若微利者,去麻黃,加蕘花如雞子大,熬令赤色。利屬下焦陰分,不可更發其陽。蕘花,《明理論》作芫
花;恐誤。本草蕘花、芫花,花葉相近,而蕘花不常用,當時已不可得,故改用芫花,以其皆有去水之功也。
若渴者,去半夏。如栝蔞根三兩。本草栝蔞根主消渴,若噎者,“噎”古作“KT ”。論雲寒氣相搏,則為
腸鳴。醫乃不知,而反飲冷水,令汗大出,水得寒氣,冷必相搏,其人即KT
按《內經》無“噎”字,疑即呃逆之輕者。去麻黃,
加附子一枚炮。《本草》附子溫中。若小便不利,少腹滿,去麻黃,加茯苓四兩。小便不利而少腹滿,則
水不在上而在下矣,故用茯苓。若喘者,去麻黃,加杏仁半升,去皮尖。杏仁見前。
此方專治水氣。蓋汗為水類,肺為水源,邪汗未盡,必停於肺胃之間,病屬有形,非一味發散所
能除,此方無微不到,真神劑也。
傷寒表不解,發汗未透。心下有水氣,即未出之汗。幹嘔發熱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
少腹滿、或喘者,小青龍湯主之。以上皆水停心下現症,其每症治法,皆在加減中。
傷寒心下有水氣,咳而微喘,發熱不渴,凡水停心下者,喘而不渴。服湯已,即小青龍湯也,渴者,
此寒氣去欲解也,寒飲欲去。小青龍湯主之。此倒筆法,即指“服湯已”三字,非謂欲解之後,更
服小青龍湯也。
 
<目錄>卷一麻黃湯類·二
<篇名>麻黃附子細辛湯(五)
屬性:麻黃(去節,二兩) 細辛(二兩) 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上三味,以水一鬥,先煮麻黃,減二升,去
上沫,納諸藥,煮取三升,去渣,溫服一升,日三服。
少陰病,始得之,反發熱,脈沉者,麻黃附子細辛湯主之。少陰病三字,所該者廣,必從少陰諸現症,
細細詳審,然後反發熱,知為少陰之發熱,否則何以知其非太陽陽明之發熱耶?又必候其脈象之沉,然後
益知其為少陰無疑也,凡審症皆當如此。
附子、細辛,為少陰溫經之藥,夫人知之。用麻黃者,以其發熱,則邪猶連太陽,未盡入陰,猶可引之
外達。不用桂枝而用麻黃者,蓋桂枝表裡通用,亦能溫裡,故陰經諸藥皆用之,麻黃則專於發表。今欲散少
陰始入之邪,非麻黃不可,況已有附子足以溫少陰之經矣。
 
<目錄>卷一麻黃湯類·二
<篇名>麻黃附子甘草湯(六)
屬性:麻黃(去節,二兩) 甘草(二兩,炙) 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上三味,以水七升,先煮麻黃一、兩沸,
此當少煮。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三升,去渣,溫服一升,日三服。
少陰病,得之二、三日,麻黃附子甘草湯,微發汗,以二、三日無裡症,故微發汗也。三陰經,惟少
陰與太陽為表裡,而位最近,故猶有汗解之理。況二、
三日而無裡症,則其邪未深入,此方較麻黃附子細辛少輕,以其無裡症也。
 
<目錄>卷一葛根湯類·三
<篇名>葛根湯(一)
屬性:此即桂枝東加麻黃三兩,葛根四兩。
葛根(四兩) 麻黃(三兩,去節) 芍藥(二兩) 生薑(三兩,切) 甘草(二兩,炙) 桂枝(三兩,去
皮) 大棗(十二枚,擘) 上七味,以水一鬥,先煮麻黃葛根。二味主藥先煮。減二升,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三升,
去渣,溫服一升,覆取微似汗,不須啜粥,已經發汗矣。余如桂枝法將息及禁忌。
太陽病,項背強幾幾,無汗,惡風,葛根湯主之。
前桂枝加葛根湯一條,其現症亦同,但彼雲“反汗出”,故無麻黃。此雲“無汗”,故加麻黃也。
陽明症,汗出而惡熱,今無汗而惡風,則未全入陽明,故曰太陽病。
葛根,《本草》治身大熱。大熱乃陽明之症也,以太陽將入陽明之經,故加此藥。
太陽與陽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湯主之。合病全在下利一症上審出,蓋風邪入胃則下利矣。
 
<目錄>卷一葛根湯類·三
<篇名>葛根黃芩黃連湯(二)
屬性:治發熱下利效如神。
葛根(半斤) 甘草(二兩,炙) 黃芩(三兩) 黃連(三兩) 上四味,以水八升,先煮葛根,減二升,納諸
藥,煮取二升,去渣,分溫再服。
太陽病,桂枝症,桂枝症,即太陽傷風之正病也。醫反下之,大誤。利遂不止,邪下陷,則利無止時。脈
促者,表未解也。促有數意,邪猶在外,尚未陷入之陰,而見沉微等象,故不用理中等法。喘而汗出者,葛
根黃芩黃連湯主之。因表未解,故用葛根,因喘汗而利,故用芩連之苦以泄之、堅之。
芩、連、甘草,為治利之主藥。
 
<目錄>卷一葛根湯類·三
<篇名>葛根加半夏湯(三)
屬性:葛根湯原方加半夏半升(洗)。煎服法同。
太陽與陽明合病,不下利,前條因下利而知太陽,陽明合病,今既不下利,則合病何從而知?必須從兩經
本症,一一對勘,即不下利,而亦可定為合病矣。但嘔者,葛根加半夏湯主之。前條太陽誤下而成利,則
用芩連治利,因其本屬桂枝症而脈促,故止加葛根一味,以解陽明初入之邪。此條乃太陽、陽明合病,故
用葛根湯全方,因其但嘔,加半夏一味以止嘔,隨病立方,各有法度。
 
<目錄>卷一柴胡湯類·四
<篇名>小柴胡湯(一)
屬性:發熱而嘔者如神。
柴胡(半斤) 黃芩 人參 甘草(炙) 生薑(切,各三兩) 半夏(半斤) 大棗(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
一鬥二升,煮取六升,去渣,再煎,此又一法。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此湯除大棗,共廿八兩,較今秤亦
五兩六錢零,雖分三服,已為重劑,蓋少陽介於兩陽之間,須兼顧三經,故藥不宜輕。去渣再煎者,此方
乃和解之劑,再煎則藥性和合,能使經氣相融,不復往來出入。古聖不但用藥之妙,其煎法俱有精義。
若胸中煩而不嘔者,去半夏、人參,不嘔,不必用半夏;煩,不可用人參。加栝蔞實一枚。栝蔞實除
胸痹,此小陷胸之法也。若渴者,去半夏。半夏能滌痰濕,即能耗津液。加人參,生津液。合前成四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