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問小窩

關於部落格
  • 588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跗蹶手指臂腫轉筋陰狐疝蚘蟲病脈證治第十九

 

跗 蹶 手 指 臂 腫 轉 筋 陰 狐 疝 蚘 蟲 病 脈 證 治第 十 九

    師 曰 : 病 跗 蹶(跗同趺,足背。蹶,僵也。足背僵硬,運動障礙) , 其 人 但 能 前 , 不 能 卻 (不能倒退), 刺 腨(音串)(腨,腓腸,即小腿肚)入 二 寸(漢時尺寸較短,約合今8分-1寸), 此 太 陽 經 傷 也 。

(陽明經行身之前,筋脈鬆和則能前步,太陽行身之後,筋脈柔濡則能後移,能前不能後,為太陽經脈感受寒濕而拘急不舒,當以針刺腨腸部---合陽、承山、飛揚等穴,以瀉太陽寒濕,以舒緩筋脈。)
(小腿肚本屬陽明,太陽脈過此,刺之使太陽陽明之氣相通)

    病 人 常 以 手 指 臂 腫 動 , 此 人 身 體 瞤瞤(音順或ㄖㄨㄣˊ,肌肉掣動),者 , 藜 蘆 甘草 湯 主 之 。
(風勝則動,濕勝則腫,由於風濕痰涎阻於經絡所致。痰濕凝滯關節則腫, 風邪襲傷經絡則動。治當湧吐風痰,內無湧滯,則陽氣外行諸證可癒。湯方未見,但黎蘆性寒有毒,能吐膈上風痰,甘草和中,能解黎蘆之毒)
(黎蘆用量宜控制在3-6克之內甘草可倍之。如確屬風痰為患,其他袪痰藥療效不顯著時,而體質壯實者可用之。服食,宜在空腹,不可一日再服。體弱者,可與培補脾胃之藥交替使用,但不宜久服)
(後世對此種病證,多用導痰湯或指迷茯苓丸,比較穩妥,效果亦佳)
(關節病變的辯證:1.屬於血瘀者,多腫痛不得屈伸2.屬於寒濕痹痛者,多不腫或腫而冷痛3.屬於痰者,多腫而不痛4.屬於風痰者,多腫脹不痛而動5.屬於精血不足者多痠痛而不腫。)
(關於身體瞤動:1.形體多胖而不麻木者為有痰,治宜袪痰為主2.形體多胖而麻木者為痰滯夾瘀宜袪痰化瘀,治宜袪痰化瘀3.瞤動之處,肌肉逐漸萎縮者為血虛風動,治宜養血填精為主,佐以柔肝息風)
 

    藜 蘆 甘 草 湯 方 : 未 見

    轉 筋 之 為 病 (抽筋,俗稱[吊腳痧]多見於小腿肚上), 其 人 臂 腳 直(臂腳強直), 脈 上 下 行 (欠柔和弦脈), 微 弦 (局部病輕微)。 轉 筋入 腹 者(足三陰三陽經脈從尺入腹,轉筋之甚者,邪隨經脈上行,嚴重時其痙孿可從兩足牽引至少婦部疼痛,故稱轉筋入腹,並由濕熱傷筋所致) , 雞 矢 白 散 主 之(雞屎白清熱利濕,性微寒治轉筋,利小便,李時珍云:下氣,通利大小便,治心腹鼓脹,消癥瘕。可知本方只適用於濕濁化熱傷陰所致的轉筋,如霍亂轉筋的非所宜) 。

(轉筋的原因很多,除了本條由於濕濁化熱傷津之外,有屬於經血虧損,不足以 濡潤津脈,以致經孿急痛,發作時多在夜間,以養血填精為主,佐以疏肝活絡,治從肝腎著手。另一種為霍亂轉筋,屬於寒性的,由於吐瀉過多,陽微液少,不能濡 煦筋脈,以致孿急而痛,以通脈四逆湯,或白通湯等加吳茱萸、木瓜急救回陽,舒緩筋脈。
若霍亂屬於熱性的,津液大傷,不能濡潤津脈,以致孿急而痛,可用王孟英蠶矢湯(蠶砂、木瓜、薏仁、豆卷、炒山梔,黃芩、黃連、半夏、通草、吳茱萸)加生脈散益氣生津,袪濕舒筋。
)


    雞 矢 白 散 方 :

    雞 矢 白

    上 一 味 , 為 散 , 取 方 寸 匕 , 以 水 六 合 , 和 , 溫 服。

    陰 狐 疝 氣 者 (簡稱狐疝,形容病勢或上或下,猶如狐之出沒無常), 偏 有 大 小 , 時 時 上 下 (睪丸偏左或偏右,大小不同,時上時下,出沒不定。張從正云:其狀如瓦,臥則入少腹,行立則出少腹,如囊中。這種疝氣,有的牽引少腹痛,有的僅有沉重感。 病因下焦寒氣凝結,治當辛溫通利為主), 蜘 蛛 散 主 之。

    蜘 蛛 散 方 :

    蜘 蛛 十 四 枚 ( 熬 焦 )   桂 枝 半 兩(蜘蛛能泄下焦結氣,桂枝辛溫入肝經,唯蜘蛛有毒,用時宜慎。後世遇到本證,常用疏肝理氣藥,如金鈴子散、天臺烏藥散等。)
(關於蜘蛛的用法:雷斅[炮製論]云:蜘蛛,凡使勿用五色,兼大身上有刺毛生者,幷薄小者也上皆不堪用;須用屋西南有網、身小尻大,腹內有蒼黃膿者真也。凡用去頭足,研如膏,投藥中用之。若如仲景炒焦用,全無功矣。)
(本條所謂[偏有大小]是由於[時時上下]所致,臨床所見,多因負荷過重, 或努力呼叫,以致腹內壓力增加,小腸自腹股溝脫出,實非睪丸本體受病,故與睪丸腫大的頹疝不同,頹疝雖亦偏有大小,但不時時上下;與前所論的[寒疝]亦不 同,寒疝以陰寒性腹痛為主,小腸不脫出,睪丸亦不腫大。)
(河南中醫洪哲明云:我治療疝氣,不論老幼,皆用金貴蜘蛛散,蜘蛛14枚新瓦上焙乾,肉桂5錢,共為細末,為一帖。每服一錢,日二服。60年中,所治不下千例,療效甚佳。尚未發現有中毒者。)

    上 二 味 , 為 散 , 取 八 分 一 匕 , 飲 和 服 , 日 再 服 。蜜 丸 亦 可 。

    問 曰 : 病 腹 痛 有 蟲 , 其 脈 何 以 別 之 ? 師 曰 : 腹 中痛 , 其 脈 當 沉(裏寒腹痛其脈當沉或弦) , 若 弦 , 反 洪 大 (不沉、不弦反而洪大), 故 有 蛔 蟲(蛔動氣逆) 。(寒氣腹痛與蛔蟲引起的腹痛在脈象上的診斷區別)
(診蛔蟲病不應只根據洪大脈及腹痛,應當與其他症狀結合。才能得出比較正 確的診斷。如腹部蟲塊,腹痛時作時止,噁心嘔吐,吐涎沫,面色蒼白或萎黃,間有白色斑點,睡中齘齒,鼻孔搔癢,眼白晴有藍色斑點,下唇黏膜有半透明狀顆 粒,舌面有紅點,舌苔多剝蝕,周圍呈灰褐色,以及貪食不易消化,嗜食異物,大便時秘時瀉等特徵。如再結合大便有無蟲卵,才可以段為蛔蟲腹痛)
(腹痛一證,又為多種疾病所共有,除本條所述者外,如虛寒腹痛,痛時 隱隱,得溫則暫緩,肢末不溫,面色蒼白,脈弦而沉,治當溫中散寒,可用小建中湯等方。食積腹痛,腹中脹滿,按之痛甚,口氣穢臭,嗳腐吞酸,或腹痛作瀉,瀉 後痛減,苔膩脈弦滑,治當消食導滯,可用保和丸、枳實導滯丸等方。瘀血腹痛,痛如針刺,痛有定處或觸及包塊,推知不移,晝輕夜重,舌有瘀斑,脈細澀,治當 活血化瘀,可用下瘀血湯、少腹逐瘀湯等方。)

    蛔 蟲 之 為 病 , 令 人 吐 涎(靈樞云:蟲動則胃緩,胃緩則廉泉開,故涎下), 心 痛 (蟲入上脘), 發 作 有 時(蛔安則痛止) , 毒 藥不 止(錫粉、雷丸不能止) , 甘 草 粉(粱米粉) 蜜 湯 主 之 。
(關於粉字,千金、外台、李時珍均主樑米粉,但尤怡、程林等均主白粉(鉛粉),後世治蛔多用白粉少許入甘草、蜜中誘殺蛔蟲。都亦有不用粉只用甘草、蜂蜜、老生姜進行安蛔者)
(1.千金解鴆毒,及一切毒藥不止,煩悶方,用梁米粉。2.肘後方用胡粉(鉛粉),方寸匕,入肉臛中,空心服,治寸白蛔蟲,大效。)

    甘 草 粉 蜜 湯 方 :

    甘 草 二 兩   粉 一 兩   蜜 四 兩

    上 三 味 , 以 水 三 升 , 先 煮 甘 草 , 取 二 升 , 去 滓 ,內 粉 、 蜜 , 攪 令 和 , 煎 如 薄 粥 , 溫 服 一 升 , 差 即 止 。

    蛔 厥 者 (內有蚘蟲,蚘音蛔,四肢厥冷,為暫時性的,與臟厥煩無暫安不同。但病因也腸中有寒), 當 吐 蛔 , 令 (令,當作今)病 者 靜 而 復 時 煩 , 此 為 臟 寒(腸寒), 蛔 上 入 膈(蛔避寒上出胃上脘) , 故 煩 , 須 臾 復 止(得溫則安) , 得 食 而 嘔 (蛔聞食臭,復上而求食), 又 煩 者 , 蛔聞 食 臭 出 , 其 人 當 自 吐 蛔(因煩悶復作,蛔亦隨之吐出) 。
(傷寒論云:傷寒脈微而絕,至七八日,膚冷,其人燥,無暫安者,此為臟厥,非蛔厥也)

    蛔 厥 者 , 烏 梅 丸 主 之 。(蛔得酸則止,得苦則安,得辛則伏。在本方的基礎上加以化裁治療膽道蛔蟲療效良好,對慢性下利益有良好效果)
(甘草粉密湯,因其[毒藥不止],故用甘草、米粉、白蜜柑平以安胃痛。烏梅丸是寒熱錯雜,故溫涼並用,使厥腹痛止。)
(蛔厥的手足厥冷,掌心不冷,煩躁發作有時,乃陽氣不伸,與臟厥大不同)

    烏 梅 丸 方 :

    烏 梅 三 百 個   細 辛 六 兩   乾 薑 十 兩   黃 連 一 斤   當歸 四 兩   附 子 六 兩 ( 炮 )   川 椒 四 兩 ( 去 汗 )   桂 枝 六兩   人 參 六 兩   黃 柏 六 兩

    上 十 味 , 異 搗 篩 , 合 治 之 , 以 苦 酒 漬 烏 梅 一 宿 ,去 核 , 蒸 之 五 升 米 下 , 飯 熟 搗 成 泥 , 和 藥 令 相 得 , 內 臼中 , 與 蜜 杵 二 千 下 , 丸 如 梧 子 大 。 先 食 飲 服 十 丸 , 日 三服 , 稍 加 至 二 十 丸 。 禁 生 冷 滑 臭 等 食 。

 

本篇內容歸納表
跗厥:
1.成因---太陽經脈受傷
2.症狀---足背強直,行動不便
3.治法---刺腨入2寸
手指臂腫:
1.成因---風痰阻於經絡
2.症狀---手指和手臂部位腫脹顫動,或身體某一部分肌肉跳動
3.治法---藜蘆甘草湯湧吐風痰
轉筋:
1.成因---風濕化濁,傷及筋脈
2.症狀---臂腳直,脈上下行,脈微弦,甚則轉筋入復
3.治法---雞屎白散清熱利濕
陰狐疝:
1.成因---寒氣凝於足厥陰肝經
2.症狀---睪丸偏有大小,時時上下
3.治法---蜘蛛散辛溫通利
蛔蟲病:
1.診斷---腹中痛,無熱,脈洪大,有蛔蟲
2.證治---(1)吐涎,心痛,發作有時,毒藥不止---甘草粉蜜湯和胃緩痛(2)腹痛,手足厥冷,吐蛔,靜而時煩,得時則嘔---烏梅丸安胃殺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